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晓荷那年血泪望儿征文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4:53:4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儿啊,你在哪里?听得见母亲的呼唤吗?我可怜的苦命儿啊……”  在刈陵县西北部一座大山峰巅上,每天早上不到四点,一个瘦骨伶仃的女人就准时在这里向东下庄方向瞭望并哭泣着、嘶声呼唤着她的儿子,不管酷暑还是严寒,一年四季风雨不住始终不渝。女人每次竭尽全力呼喊,直到力竭嗓哑、眼球出血呼喊不动为止。悠怨而凄厉的呼叫声,足以让苍天垂泪,让大地动容。女人面色瘦黄,漂亮的面容迷人的光彩早已退尽,如同一朵被冰霜摧残了的牡丹花。女人身上衣衫褴褛,一袭长衫用千样布千次缝补过,破得不像样子,说白了仅能遮体而已。裤子是用一条破麻袋缝制,千孔百洞,根本不足以遮体。脚上穿着一双破草鞋,五指全在外边裸露着,脚上伤痕累累。因为每天她要爬到望儿山的处,五根手指上磨起厚厚一层老茧,就这也挡不住锋利的尖石,手指、手掌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就这样,她站在高高的山之巅,泣血哭喊呼唤了整整三年。  唐代宗三年,初夏。  刈陵县平头乡岚沟村有户姓张的大财主,人称张员外。虽然张员外家财万贯,富甲一方,但无子嗣,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女儿张小姐年方二八,长得美若天仙,倾城倾国,足以闭花羞月,刈陵很多富家子弟慕名而来,不惜重金聘娶张家小姐,但张家小姐心地善良,性格耿直,德才兼备,重才不重财,对前来求婚的富家子弟嗤之以鼻,置之不理。她的心仪之人是知书达理、有志向、肯上进的读书人。  一日,张小姐到河里洗衣服。洗着之间,忽见从上游漂来一个鲜红鲜红的樱桃,恰好就漂在张小姐的跟前。  “啊,好可爱的樱桃啊!”  张小姐见这枚樱桃鲜艳欲滴,十分可爱,就一把捞在手里,细细端详了一阵,越看越喜欢,拿在鼻子上闻了闻,酸酸甜甜的味道非常美。  “吃了吧?”张小姐忍不住将樱桃塞进嘴里,但又急忙吐了出来,把这枚樱桃托在手心里,笑眯眯地审视着,把顽着,越看越喜欢。  但是,樱桃散发出来的诱人美味,把张小姐馋得喉咙咽里“咕噜咕噜”直响。她实在忍不住想把它吃掉。  张小姐对着樱桃柔声说道:“乖乖呀,我顶不住你的诱惑了,还是把你吃了吧。嘻嘻。”  说着,将樱桃放在嘴里。  谁知,还没等张小姐用牙齿去咬,这枚樱桃吐噜一下就滑进张小姐的肚子里。吃下这枚樱桃后,张小姐立感通体舒泰,心里痒痒的感觉很美。  樱桃味美,可难以消化啊。岂料张小姐自吃下那枚樱桃一个多月后,竟出现了一桩怪事:不来月经了。个月没来,张夫人说再等几天看看,月经不调了,早几天晚几天也是常有的事。可又等了一个月,还是没来。这可把张小姐和她的父母吓得不轻,赶快请来郎中号脉诊断,郎中细细一把脉,心里吃了一惊。  张员外看郎中的脸色不对,着急地问郎中:“先生,咱家小姐得的什么病?”  郎中欲言又止说不出口。  郎中的表情让张员外更发懵了:“先生,你到是说话啊,这到底怎回事?难道先生有甚么难言之隐?”  郎中知道小姐乃处女之身,不可能怀孕,可按号脉的情况来看,小姐确实有了身孕。这回轮到郎中懵了,但又不能不实话实说,迟疑了一会,终于半吞半吐地说出了一句差点让张员外背过气的话:“你家小姐有喜了。”  张员外一听气得那个劲啊,真是没法形容,两眼一黑,跌坐在椅子上,半天没缓过气来,用颤抖的手指着张小姐破口大骂:“你,你个不知廉耻的东西,如此败坏张家门风,张家岂能容你,你走,你走,走得越远越好,以后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了。哎哟,气死老夫了。”  “爹爹,你听我说。”  张员外猛地一拍桌子,桌子上的茶杯跳起老高,杯盖“得啷啷”落在桌子上,打了十几个转转才停下来。  “爹爹啊,我。”  “你住口,休给老父解释,老父不听,你给我快滚,滚!”  “员外,你就不能听听女儿怎么说?太武断了吧?”  张员外胡子直翘,眼瞪得比铜铃还大:“不听,不听,你也休再说情,要不连你一块赶出去。哼!”  不管张小姐和夫人如何跪下来求情,张员外死不答应,并让家丁立刻将张小姐赶出家门。  张小姐久久跪在大门外,不停地磕头,不停地呼喊着:“爹爹,你为什么不能听听女儿的解释?”  张小姐在大门外整整跪了二个时辰,膝盖都跪出了血。张夫人想出去看女儿一下,张员外大喝道:“你敢,你走出这个家门,就不再是我张某的夫人!”  夫人也没了办法,只能坐在椅子上痛哭流涕。  张小姐实在也不知道自己吃了这枚樱桃后,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怀上了孩子?在这种情况下,她是百口莫辩,真的无可奈何。眼瞅天快黑了,大门还紧闭着,里面毫无一点声息,看来爹爹是铁了心不要他这个女儿了。她凄惨地哭了一声:“罢了,罢了,我还是走吧。我解释什么呢?给爹说我吃了一枚樱桃怀了孩子?不要说爹爹不会相信,就是任何一个人,也不会相信这种荒唐之事。”  张小姐对着她家的大门磕了三个响头,哭着说道:“爹爹,娘,原谅不孝女吧,不孝女不能在你二老面前尽孝了,你们多保重,女儿走了。”  张小姐被赶出家门后,一个弱女子对外边十分陌生,又举目无亲,身无分文,只好一路乞讨,来到漳河东岸一座大山上。还算有点幸运,她找到了一个小石洞,用手抓了些茅草铺上当床,暂时安顿下来。饿了,就摘几个青涩的野果子充饥;渴了,就喝几口山泉水,生活要多苦有多苦。她也曾经绝望过,想一死了之,但看到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她觉得自己有错可孩子无罪啊,为了孩子,必须坚强地活下去。就在这种信念的支撑下,张小姐艰难地熬过了八个多月,终于等到十月怀胎期满,瓜熟蒂落,张小姐产下一子。虽然不再孤单了,但一想孩子一生下来就要跟上她在大山上吃苦,她又泪湿衣襟,泣不成声了。  不过,有了这个儿子后,使他重新拾起了生的希望,生活里充满了阳光。她感到,她的生活充实多了。  五年,五年来,她就像被世人遗忘了一般,从来没人踏上过这座大山,从来没有人走进过这个小石洞。  终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离大山不远处的西下庄村一个放羊老汉到山上放羊时,才发现了她母子俩。  这时,张小姐的孩子已经快四岁了。  当老人听完张小姐的诉说时,不仅老泪纵横:“闺女啊,真苦了你了。唉!”  老人很是同情她,便对他说:“孩子啊,你也不用在山洞里受苦了,跟老汉我走,我把你和你儿子送到府上,虎毒不食子,想必张员外气已消,也许会接纳你们母子俩的。”  “不行啊大叔。“张小姐泪如雨下,泣声说道:”谢谢你老的好意。可是我不能回去,一来我在这山洞里习惯了,二来我做下未婚先孕这等有伤门风的丑事,我还有什么脸面见父母,面见众乡亲?况且,我回去后,明明白白生下一个儿子,我有口难辩啊,怎么给两老和乡亲们解释?老爹,还是算了吧。”  见放羊老汉是个好心人,就对他说:“大叔,小女子只求老人家帮我一个忙就行了,下辈子我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  老人说:“孩子,你说吧,不管有多困难,这个忙我是帮定了。”  “老人家,你把这个孩子抱走扶养吧,在山上我也许能把他扶养大,但不能供他念书、不能识字,成不了人的。”  张小姐擦了擦眼泪,低声说道:“老人家,以后你不要再来看我,更不能让孩子知道他还有这样一个丢人的娘,这是为他好。”  “小山儿,进来,娘有话对你说。”  张小姐将在洞外玩耍的儿子喊回石洞里来。  “儿啊。”张小姐抱起儿子,在他的小脸上模了又模,亲了又亲,泪水打儿子的兽皮衣服:“儿啊,这位老人家是你佬爷,快叫佬爷。”儿子也特别乖巧,甜甜地叫了一声“佬爷”。  “儿子。”张小姐又抹了一把泪;“你佬爷来接你了,俺孩先到你佬爷家住几天,佬爷会很疼我儿的。大后天娘就去接你回来。好吗?我的乖乖儿。”  儿子抬起小脸,小脸上也满是泪痕。孩子确实很乖,很听话,点点头说:“好吧娘,我去佬爷家,你可记得去接我呀。”  “娘,一定,一定的。”  张小姐背过脸去,泪水不觉滔滔而下。张小姐猛然醒悟,儿子虽小,但绝顶聪明,不能让儿子看出一点破绽的。她强忍住泪水,强作欢笑说:“好啦,好啦,你看娘,儿子也就去佬爷家小住几天,我,我这是怎么了?儿子,应该高兴才对,来,笑一个给佬爷看。”  儿子用脏乎乎的小手抹了一把泪,笑了笑说:“佬爷。”  张小姐又背过脸去,泪水差点夺眶而出,赶紧硬生生憋了回去,强笑着说:“我儿乖,跟佬爷走吧,走吧。”  “好,娘,我走了,记住,大后天来接我。不要忘了啊娘。”  “好孩子,娘忘不了。去吧。”  张小姐扑嗵一声跪在老人跟前磕了三个头,哽咽着说:“爹爹在上,请受女儿一拜。小山儿,就拜托你老人家了。”老人赶快把她拉了起来说:“闺女,你多保重,我们爷儿俩走了。”  老人见张小姐的态度很坚决,也就不再强求了,带上孩子,赶上羊群,下山去了。  儿子刚走出小石洞,张小姐一口气没接上来,眼前一黑,“扑嗵”一声裁倒在地上,晕死过去了。  自儿子被抱走后,张小姐每天要到山巅之上向西下庄村方向眺望,一边泪水狂流,一边声嘶力竭地呼唤着儿子,直到三年后死亡。  其先,村人还经常见到有个小男孩在村边地里放羊,但突然有一天,小孩不见了。  当村人找他时,这男孩已在放羊的地里坐化了。  原来,张小姐误食的那枚樱桃,竟然是东海龙王的精子,吃下去后怀上了龙胎,产下个龙子。  老龙王得知此事后,非常感动,大哭道:“我的爱妻啊,是肤对不起你,让你受罪了。”  龙王将张小姐正式纳为龙王夫人,并命人厚葬了张小姐,将张小姐所生的孩子封为沼泽龙王爷,分管襄垣到平顺两县之间这段漳河。同时让村民在西下庄村外男孩放羊坐化的地里盖了座昭泽王庙。  为了纪念张小姐这个平凡而伟大的女人,人们就把张小姐每天眺望儿子的大山叫作“望儿峧山”。  山下的那个小村庄则改称为“望儿峧村”。   共 373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专科医院治男科
昆明的治疗癫痫病研究院
治羊角疯病的医院哪有权威

猜你喜欢

从容2 梦127 柳棉柳絮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金融 极速小程序开发平台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