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江南小说飞刀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2:44:2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马蹄踏踏南风劲,牧笛悠悠试刀锋    夏意渐浓,阵阵南风就像叠叠袭人的浪,拍打着茫茫无垠的草原。绿草幽幽,青碧无涯,满眼是一片绿色。太阳初升,一曲悠扬的牧笛声打破空旷的沉寂,飞扬在天际尽头。  一个年仅十余的小女孩扎着一堆羊角辫,此时正坐在一个小草坡上,聚精会神地吹着一支竹制牧笛,身前身后白色的羊群就像朵朵白云,正悠闲地在原野上玩耍,时时还传来阵阵兴奋的叫声。  没过好一会,草原尽头一个黑色人影慢慢逼近,时而传来马儿惊嘶之声,女孩不由抬起头,那马儿竟是来的快极,不过片时,便已接近。女孩惊异地发现,马背上驮着一个黑衣大汉,那大汉全身是血,血迹顺着衣角不断滴下,落在幽绿的草地上,显得异常鲜艳。此时那大汉正伏在马背之上,就像死了一般。  那些羊群有所知觉,纷纷叫了起来,小女孩也吓了一跳,正要带着羊群离开,那大汉陡然抬起头来,看见女孩,咧嘴一笑,那人的笑竟带有股子狂狷之气!小女孩心里打了个突,却听那大汉问道:“小妹子,逍遥谷是往哪个方向?”  小女孩迟疑了一会,见那大汉就快死了一般,心中惊奇,伸指向东北方向一指,还没等小女孩说话,那大汉“哈哈”一笑,扬鞭一拍马背,大喝一声:“驾——”转眼便奔出了老远,消失在草原尽头。  小女孩心无所萦,见那大汉已经走远,便又坐下拿出笛子吹了起来。羊群闻得笛声,均又安静下来。  没过一会,只觉地面传来轰轰震动声,就像千军万马一般,小女孩不由站立起来,但见远方数十骑人马一起奔驰而来,不时传来高深纵低的吆喝声。小女孩生来没见过这般壮丽的场面,不由睁大了眼睛,待得那些人奔到近前,女孩仿佛都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但见那群人中,有男有女,有僧有俗,有老有少,衣着鲜丽,不类大漠人士。为首的一个白发老者问道:“小妹妹,你知道逍遥谷是在哪一边吗?”  这老者生得面善,满面红光,就像画上神仙一般,仙风道骨,让人一见便有好感。小女孩甜声道:“往东北方走十几里,经过一片竹林就到啦。”老者微微一笑,道:“多谢啦!”  这时,忽听一个面皮净白的中年书生道:“焦老,这里有血迹!”话声刚落,旁边一个道人接口道:“姓骆的果然来过这里。”那白发老者沉吟一声,道:“他中了道长的‘阴煞掌’,应该走不远,咱们快追!”一个白衣素容的女子忽然道:“万一他真的找到了那人,焦老前辈,咱们该怎么办?”那白面书生冷笑道:“什么怎么办?那人再厉害也只得一人,咱们还怕了他不成?白师妹,你这般说话,该不会是还对那人念念不忘吧?”  那女子脸上一红,正色喝道:“吴先生,还望你积点口德,我与赵…..与那人清清白白,你何必含血喷人?”那书生嘿嘿一笑,却不说话。那女子说完,不知怎的,眼睛一红,就像有许多伤心事,泫然欲泣,不由低下了头。  却听那焦老者道:“吴先生也莫乱猜测了,素心姑娘为人如何,别人不清楚,我老头子却是清楚不过。当年那人无情无义,白姑娘也是受害之人。你别忘了咱们此行是为何而来,到时还得依仗白姑娘呢。”那书生便不说话了。焦老者道:“走吧!”众人便一扬马鞭,一齐向东南方向而去。  这些人古怪之极,小女孩一时也弄不清他们是干什么的,也就懒得猜测,待那些人走远,便又继续坐了下来,这回却没吹笛子,随手拔起一根细草,放在手里把玩着,嘴里哼着不知从哪里学来的歌儿,亦轻亦柔,却别是一番意境。  那些羊群连遭惊吓,此时均缩在女孩身边,或伏或趴,就像睡着了一般。却在这时,忽然听见远方传来一阵抑扬顿挫的歌声,唱的也不知道是些什么,却听着异常的清晰,小女孩极目望去,只见草原尽头,一个人骑着一头骆驼,慢慢的在草原上游荡。  小女孩心中奇怪,这人离自己这么远,唱的歌声竟然就在自己耳边一般,难道这个人是神仙吗?小女孩心有所感,双手放在嘴边呈喇叭状,大声道:“喂——你也是要到逍遥谷找神仙哥哥的吗?”小女孩声音有限,刚一说出,便随风而散去。小女孩本以为那人听不见,却听那人打个“哈哈”,纵起骆驼,转眼便至跟前,原来是一个年过半百的邋遢老头,那人头戴着一顶破军帽,周身又瘦又黄,披一身破衣,就像常年吃不饱饭似的,一双眼睛却异常的炯亮。那邋遢老头看着小女孩,道:“小娃儿,逍遥谷的神仙哥哥长什么样?”   女孩偏头想了一下,道:“嗯,神仙哥哥经常给我们带好吃的,还给我们赶走野狼,还吹好听的歌儿给我听呢。”女孩说到这里,嘴角一扬,眯眼笑了起来。邋遢老头问:“你那神仙哥哥是不是四十岁上下,左耳后根有一块疤?”小女孩连摇头道:“不对不对,神仙哥哥看起来三十都还没到呢,不过阿爸说神仙哥哥很早以前就住在这里了。”  邋遢老头冷笑一声,自语道:“这小子,这些年过得倒自在!”回过头来,又问道:“刚才还有其他人也去找神仙哥哥么?”小女孩抿着嘴,点了点头。邋遢老头眉头一皱,道:“大事坏矣!”也不再多说,驱起骆驼便走。小女孩望着那老头,还没反应过来,却又听那老头笑道:“小娃儿老实,很好,很好!给糖你吃!”却见那老头在骆驼背上反手一扬,果真有细碎的糖果飞了过来,正好落在女孩脚边。  小女孩满心欢喜,忙弯下腰捡了起来,刚捡了几粒,女孩突然意识到,隔得这么老远,这人竟能将糖果扔的这么准,这老头的手劲准头当真不小!正当抬头来看,却见原野茫茫,哪里还有一个人影?    二、万里长风争相送,肯误归隐淡泊心    格里木草原以南,本有好大一片竹林,深层沟壑,起伏蜿蜒。这时节,但见翠浪层叠,燕语啁啾,万千竹海迎风摆舞,益见婆娑。  竹林深处,有一座简易的竹舍,搭建的却颇见精致。此时,一个面目清贵的中年男子正立在廊前,捧着一袋烈酒,迎风正饮。时而南风飏起,就像贪玩的孩子喧哗而过,撩起男人披肩的散发,随风摆动。那男人衣着古朴,有许多打着线头的补丁,那些针脚密密麻麻,看得出费了不少心思。  男子饮了一会,听得身后脚步声响,一个红衫女子手执一件玄色大褂,替男人披上,温柔的看着男人,道:“大哥,起风了。”男人没有回头,问道:“曦儿睡下了?”那女人生得极美,乌黑色的头发绾成一撮儿,披在肩上,别着一颗拇指大小的白色珍珠,格外显眼。那女人的衣衫也是上等绸丝织成,却是临安“锦衣坊”的手艺,华而不丽,艳而不俗,反而更显得妖娆别致。  女人微微一笑,眼角微微眯成一条细线,似温柔,又似有一股邪气,却是让人说不出的感觉。女人道:“刚喂曦儿吃过,好容易才哄睡着了。”男人“嗯”了一声,便再也无话。  女人低头看着自己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往竹栏上一搭,夏风轻摇,檐下一串风铃叮咛而歌,交映成趣。  男人微微一顿,道:“红儿,这几日我总感觉心神不宁的,像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我……我也不知是怎么了……”红衣女子伸指贴到男人的唇上,柔声道:“大哥,你别想太多了。”  男人回过头来,对女人笑了笑,自嘲的道:“也许是我想多了。”不由伸出手,抚着女子冰肌透红的脸庞,柔声道:“自从有了曦儿,你的身子是愈发的差了。红儿,这些年,生受你了。”红衣女子微微低下头,懒懒的道:“咱们夫妻二人,何时变得这般生分了?大哥,你真心实意的对红儿好,红儿又不是傻子,难道一点也看不出来么?”红衣女子沉吟了一会,道:“这些年我一直阻着你,虽说是自私了些,但也是为了咱们的曦儿。曦儿还小,我可不想让我们娘儿俩一天到晚为你担惊受怕。再说了,我的身子又不大好,要是真的有什么麻烦,我又不能帮你,反倒要你分手来照顾我,我才不干呢。”  男人将女人搂进怀里,望着竹林深处,苍翠交横,辉映斑驳,阳光将竹林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色。女人倚在男人怀中,轻扬起头,目不转睛的看着男人。  男人忽回过神来,低头笑道:“你一天看到晚,还没看够?”女人调皮的一眨眼,道:“我在数你有几根眉毛。”男人奇道:“这也能数清么?”女人从男人怀中起来,道:“别人的么,我不敢有把握,但你的眉毛嘛……”说到这里,女人忽然耳朵微微一动,陡然神色一变,却见远处竹林深处一群飞鸟冲天而起,惊叫飞散。男人立时知道有异,却见竹林尽头,一个浑身是血的黑衣大汉深一脚、浅一脚的踉跄奔来。  男人眼尖,不由惊道:“是我骆奇兄弟!”反手一带,人已腾空而起,向那黑衣汉子奔去,几个起落,便已至那大汉跟前。那大汉显是伤重,见了男人,眼神一亮,喷出一口血,急声道:“殿下……”一口气回转不过来,竟尔昏了过去。只听身后那女子的声音道:“快扶进屋去!”男人也不再迟疑,抱起那汉子,回到屋中。  红衣女子缓缓解开那汉子的衣服,只见里面血色已成黑紫,凝成了一片。男人见妻子手脚麻利,神色郑重,不由问道:“红儿,我兄弟他……他怎么样?”女人道:“你别愣着,去烧盆水来,越开越好。”男人回头看了那汉子一眼,转身去了。  不一会,男人便端了一盆热水进来。却见那女人正为那大汉割开已结痂的创口,那女人拧眉道:“好毒的‘阴煞掌’!没想到牧岭一脉,还有修炼这门邪功的高手!”不等男人回答,又自顾道:“厉害呀厉害,这个使‘风骨十二路打穴手’的,怕才是真正的高手……咦?”女人突然奇道:“好怪的伤口,大哥,这,这是什么伤?”女人指着那黑衣大汉肚子上的一个黑印,问道。  男人看罢,微微苦笑,道:“那是八字军中‘狂刀’焦文通的吃饭家伙,号称‘一声鹤唳,九霄啼血’的‘大回环功力’,焦老从不走动江湖,故而你不识得他。当年在当阳山城,焦老前辈凭此神功,大败金国‘七刹阁’中的老五‘玄冥刹’,可谓轰动一时。”  “竟是‘龙城’中人,倒真真让人想不到!”女子倒吸一口气,沉吟片刻,忽道:“若不是这‘大回环功力’太过霸道,或许我还能救上一救。”男人心往下一落,痛声道:“这么说……连你也救不得他了?”  男人回头望着躺在床上的这个黑衣大汉,心头微微一迷,许多旧事浮上心头,就像昨日刚刚发生过一般,正思虑间,却听女人道:“大哥,这问题怕是棘手了……”  话音刚落,忽听屋外一个雄浑充沛的声音道:“臣龙神卫四厢团练副使焦文通参见楚王殿下。”这一声蓦然而起,屋内两人全神贯注于骆奇的伤势,竟未察觉。男人眉头一皱,正欲起身,女人一把抓住男人的手臂,摇头道:“大哥……”男人却拨开女子的手,道:“照看好曦儿和骆兄弟。”更无一句余话,掀帘而出。    三、当年义气当年尽,今朝恩仇今朝清    却见门外此时已站着十几个人,领头的正是那白发老者焦文通。这群人看似恭恭敬敬,却一个个都未下马,有些人神色颇见傲踞。只有一个白衣素容的女子站在马旁,云髻高耸,面白如脂,眼间略有淡淡惆怅之色,却正是白素心。  男人见陡然来了这么多人,而且大都是昔日旧交,心中微微一乱,朗声道:“原来是焦老前辈,和这许多好兄弟。赵歇经年寓居于此,实也是想念大家得紧呢。焦前辈,这些年义父可安好?”  焦文通淡淡的道:“殿下敢情还不知道么?就在殿下走后的第三年,那刘琦小儿仗着战功卓著,趁着大龙头与解潜交战之时,使出覆雨翻云的手段,一举兼并了‘八字军’,却将大龙头赶到了邵州,做个没兵没权的知州。大龙头心生不忿,没过两年便撒手人寰,郁郁而去了。”  “甚么?”赵歇心头剧震,身子微微一晃,几欲摔倒。远处白素心一见赵歇心神晃荡,面露痛色,也不由一阵难受,几乎就要冲口叫唤出来。那吴先生见白素心对赵歇关切之情急切如此,心中不由涌起一股醋意,重重的“哼”了一声。白素心听见,不由一惊,忙收敛心思,看向别处,但仍时不时拿眼回瞟赵歇。  赵歇乍然听到义父去世,心神大震,强忍住悲痛,道:“义父他……他老人家……正当年盛,怎么会……”只听得一个高佻的中年美妇怪声笑道:“公子爷只知道自己享受,哪知道咱们这些做下属的辛苦,自从刘琦那老小子掌管兵权,哪里还有咱们‘龙城十二卫’混的份儿,这些年‘八纵八横’那些家伙也出够了风头,咱们哪,真的是老了,哎——”  赵歇见这女人有些面熟,不由问道:“罗刹仙子?”那女子掩口一笑,媚眼流光,道:“公子爷真是好记性,还记得奴家呢。”赵歇皱眉道:“乔姑娘何时也加入了‘龙城十二卫’?”罗刹仙子得色一笑,道:“‘龙城’又不是甚么龙潭虎穴,奴家怎么不能入了?公子爷可能不知吧,当年公子爷不辞而别,留下一堆烂摊子没人收拾,那姓刘的又得势张狂,老龙头身边缺人,自然就想到奴家了,这还得多亏了焦老爷子的举荐呢。”  这罗刹仙子说话时不忘了骚首弄姿,妖媚勾魂,虽没有一句不得体的话语,却又都句句针锋相对。赵歇回头看向焦文通,焦文通脸上一热,咳了一声,道:“当年乔姑娘确是做过一些对不起‘八字军’的事,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当年殿下走后,老龙头身边也确实没有几个可用之人,乔姑娘又诚心投靠,老夫见乔姑娘的是真心悔过,便从中作了引荐。” 共 24766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二胎怎么生个男孩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医院排行榜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沈阳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白内障医院哪家好 沈阳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鞍山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鞍山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鞍山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鞍山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鞍山肝炎医院哪家好 抚顺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眼底医院哪家好 本溪中医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丹东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丹东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锦州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康复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阜新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阜新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阜新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阜新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通辽肿瘤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鄂尔多斯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鄂尔多斯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太原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太原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太原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太原理疗科医院哪家好 太原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阳泉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阳泉检验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长治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长治全科医院哪家好 长治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长治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忻州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安康器官移植医院哪家好 贺州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贺州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贺州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河池中医科医院哪家好 毕节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毕节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毕节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毕节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毕节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黔东儿科医院哪家好 黔东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黔东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黔南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黔南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拉萨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拉萨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那曲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海西有哪些器官移植医院 昆玉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琼中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琼中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赣州有哪些三级医院 琼中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三沙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三沙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三沙其他外科医院哪家好 三沙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玉林有哪些二级医院 西宁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西宁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昭通有哪些三乙医院 海东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海东IMCC医院哪家好 海东检验科医院哪家好 海东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海东室缺医院哪家好 海北医疗美容医院哪家好 海北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海北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黔西有哪些二级医院 海北传染科医院哪家好 海北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海南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果洛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