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中国产业集群如何突破全球价值链低端锁定

时间:2019-11-09 19:22:5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中国产业集群如何突破全球价值链低端锁定?

一个至今都没有形成挖掘机产业集群的内陆县, 无中生有 打造出了一个 挖掘机之都 ,而广丰所谓的挖掘机产业,因为经济放缓,正迅速走向衰落。对此,江西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胡大立向本刊撰文称,我国低端产业集群只能创造低价值,而要实现产业升级,突破全球价值链的低端锁定,先在国内实现突破。

胡大立

一个产业集群的出现不是凭空产生的,它有相应的社会条件、经济条件和政策条件。一般说来,产业集群形成条件主要包括:市场需求、社会传统文化及相关政策支持等。广丰正是具备了上述这些条件才促使了广丰 挖掘机之都 产业集群的形成。

挖掘机之都 是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下我国低端产业集群的典型代表。它的特点是:低技术含量、低附加值、市场门槛低,竞争无序且恶性化。

低端产业集群创造低价值

类似于这种低端产业集群还普遍存在于我国纺织服装、皮革、玩具、五金、小家电、汽配产品、塑料制品、化学原料等各个行业中。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不断深入,我国产业集群以不同的方式快速地融入到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当中。但根据我国比较优势及现实条件,我国地方产业集群只能走 低端嵌入 道路的方式嵌入到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当中,即只能凭借低廉的劳动力、土地和自然资源优势从事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中的加工、组装、制造等环节的活动。

这些环节是属全球价值链的 非战略环节 ,是位于U形的 微笑曲线 底部,相对于研发、设计、品牌运营、营销渠道等战略环节,它属于低价值环节。

在跨国公司和国际大买家主导的全球价值链的利益分配格局当中,我国地方产业集群的企业只能分得很少的利益。

如世界名牌HugoBoss的精品衬衣在美国纽约的售价高达120美元,而中国的制造商只拿到了其中的10%,渠道商拿走了总价值的60%,剩下的30%给了品牌商。

在中国生产的200美元耐克鞋的价值构成中,发现市场目标并将鞋子设计出来的企业,可得到100美元,贴上耐克标签并把它卖出去的销售者可得到90美元,剩下的10美元才是贴牌生产商的收入。

另据报道,在出口市场中,中国产的袜子平均每双0.21美元,领带平均每条1.6美元。2010年中国服装的出口额为1057.524亿美元,完成259.4744亿件,平均每件仅为3.58元。中国成为名副其实的 世界的血汗工厂 。

低端产业集群该如何突围?

我国产业集群被锁定于全球价值链的低端环节,既有要素禀赋的客观原因,又有我国企业家心智不适的主观原因;既是外部的全球价值链治理者的封锁与控制所致,又是内部的集群能力不足造成;既是我国制度缺失所引发,又是我国政府不理性的政绩追求所促使。

因此,我国产业集群要突破全球价值链低端锁定,必须从多方位、多视角采取有效措施。

首先,要改变我国产业集群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不利地位,摆脱低端锁定和 贫困式 增长的命运,就必须改变我国产业集群仅凭劳动力、自然资源等低级要素参与全球价值链分工的现状,用高级生产要素参与全球价值链分工,走 高端 嵌入全球价值链的道路。为此就需要培育高级要素,这些高级要素包括技术研发、产品设计、市场渠道开拓、品牌运营等所需的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专利技术、标准、市场势力、管理等经济要素。

其次,目前我国产业集群处于被 俘获 型的价值链治理当中,要改变被 俘获 的命运,就需要构筑龙头企业,通过龙头企业在资本、技术、人才等方面的强大实力,以及其在市场上强大的影响力来平衡全球价值链上的各种势力,实现向 关系型 (合作型)治理模式转变。集群中龙头企业的选择主要应把握三条标准:一是在资本、技术、人才资源等方面拥有较大规模和较强实力;二是要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知名品牌,能对上下游产业链条形成强大的引领和整合能力;三是在核心技术、专利产品、管理技能、市场络等方面拥有核心竞争优势,能对上下游产业产生强大的拉动和集聚作用。

第三,要建立一种有效的知识产权保护机制,在保障创新企业获得创新收益的同时,也要使创新知识适度外溢,从而实现集群收益和社会福利化。一般认为, 专利分享联盟 是一种实现知识适度外溢,进而实现集群整体收益的有效机制。它是集群内企业之间成立一个知识分享联盟,联盟内成员定期交换各自所知且对方需要知道的知识。按照惯例,那些提供给他人的知识远少于预期并且从他人获得的知识不少于预期的法人,需要向知识的 顺差 企业支付预先规定的货币补偿。

第四, 国际代工 这种生产经营模式是一种不可持续的经营模式。企业要生存与发展,就必须改变目前的经营方式,由低端的 代工 经营模式(OEM)向价值链高端的原始设计制造商(ODM)和代工厂经营自有品牌(OBM)的经营模式转换。的企业家要有这样的冲动和勇气。

产业升级:先国内,后全球

有外国学者把发展中国家集群产业升级路线概括为 工艺升级 产品升级 功能升级 链条升级 的序贯过程。研究表明,全球价值链的治理者(国际大买家和跨国公司)出于自身利益考虑,会允许并帮助发展中国家的地方产业集群进行工艺升级和产品升级。

但是,一旦发展中国家的地方产业集群试图进行研发设计、品牌运营和渠道建设(即功能升级),给国际大买家和跨国公司既得利益构成挑战时,就会遭到发达国家大买家和跨国公司的严重阻击与控制。

为了避免与国际大买家和跨国公司发生正面冲突,有必要充分利用庞大的国内市场来建立一条与全球价值链平行的国内价值链(NVC),通过国内价值链的攀升和升级带动全球价值链的攀升和升级。

其基本逻辑是:在国内形成一条研发、设计、制造、品牌、营销的国内价值链,在国内价值链内部,东、中、西部企业之间的企业按比较优势进行国内价值链分工,国内具有一定技术势力和市场势力的企业专注于研发设计、品牌运营和产品营销等环节的活动,并依靠国内庞大的市场需求,培养和建立起自身在技术研发、品牌运营和市场营销方面的能力和优势,以此实现国内价值链上的功能升级。

待时机成熟后,再利用在国内市场所形成的强大技术势力、市场势力、品牌势力向全球价值链延伸,进而实现在全球价值链上的功能升级,终完成全球价值链的整个升级过程,实现我国产业集群突破低端锁定,向全球价值链高端攀升的目的。

石家庄女性网
交通事故
手机行情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