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木垒河八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5:13:1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入冬后的场雪下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的下午才停。大雪覆盖了山野,大树小树的枝枝丫丫上都挂满了积雪,四处白茫茫的一片。雪后初晴的天空深而高远,没有一丝云彩。阳光暖暖的撒下来,映在雪地上折射出清幽刺目的光。镇子里家家都在忙着清雪。屋顶上,院门口都是清雪的人。魏宗寿穿着棉袍,搓着手走出自家院子,站在街上四处张望一番,抻了抻身上的棉袍,趟着厚厚的积雪走了。  早在两天前,魏宗寿就约好了,要在今儿个下午请蔡县佐、肖先生和汪雨量到东兴阁吃饭,说是感谢他们早前给他帮的忙。  东兴阁在镇子的东头,离县佐衙门不远,是一家山西人开的,主要经营清真炒菜及家常便饭。门前沙石土路,路两旁一溜白杨树。跨过路旁的小排水渠,一条片石铺就的丈多宽的小径直通到东兴阁的门口。现在,这些都被厚厚的积雪覆盖了,只露出刚刚清扫出的一条小路。路旁的白杨树也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瘦伶伶的立在寒风里。东兴阁门脸面南,两层砖木小楼。门楼上东兴阁三个金色大字嵌在黑底的匾牌上,大门两旁的门柱上挂着木刻对联,同样是黑底金字:  东不管西不管酒馆  兴也罢衰也罢喝吧  字体古拙遒劲,颇有太古遗风。  魏宗寿到的时候,其他几个人还都没到。他在大堂靠窗的一个桌子旁坐下等。一个小堂倌过来给他倒茶。因为天气或是还没有到上客人的时间,店堂里显得冷冷清清。几个堂倌蹴在火炉前烤火打盹。店门口的角落里还蹴着一个人,很不起眼地静静地圪蹴在那里。两手拢着放在膝上,头抵在拢着的手上,让人看不到他的面目,似乎是刻意地不让人注意到他的存在。魏宗寿的目光在那人的身上仅停留了一瞬就转到别处去了。过了一会儿,刚才给他倒水的小堂倌又过来,伸手摸了摸魏宗寿面前的茶碗,觉得茶有点凉了,倒了又重新添上,躬躬腰,后退几步,走开去。魏宗寿的目光在店堂里巡视了一圈后,又落到蹴在门口的那个人身上。  看不清蹴着的人的面目,只看到一头乱发,正在向下滴水,一身已经看不清颜色的棉袄棉裤,有好几处绽出黑乎乎的棉花,两个袖口黑明黑明的。魏宗寿似乎听到了刺啦---刺啦的摩擦音。还有脚上穿的两个毡筒,也像被狗咬过似的,边缘参差。魏宗寿心里怪怪的,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感觉促使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要落到蹴在门口的人身上。似乎蹴在门口的人和他有什么关联,让他老想要探究他,让他心神不定。  在以后的岁月里,每次魏宗寿想起今天的感觉都会禁不住地摇头感叹道:“命!命啊!”  刚才给他倒水的小堂倌又过来给他添水,他终于没有忍住想要探究的欲望,冲着圪蹴在门口的人扬了扬下巴。“那个--?”  小堂倌顺着魏宗寿的目光看了一眼圪蹴在门口的人。“他—噢--你说二傻子啊。”小堂倌看魏宗寿没明白。“他就是大难不死的谭二傻子啊!”看魏宗寿还眨着眼疑惑地瞪着自己就又补充道:“那个在城门洞里没压死的谭二傻子!”  魏宗寿心里一动,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他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望着谭二傻子。半晌,起身走到谭二傻子跟前。  谭二傻子听到有人走过来,慢慢地抬起头,惶恐地眨着眼睛。看到魏宗寿站在面前盯着自己,又匆忙站起来,忐忐地看着魏宗寿。  “你知道我是谁吗?”不知道为什么,魏宗寿本想告诉谭二傻子那个塌了的城门就是自己修的,可嘴张了几张也没说出口。  谭二傻子睁大眼睛,重重地摇摇头。  “饿不饿?”魏宗寿温言问道。  谭二傻子摇摇头又点点头。  “来来来,你坐下!”魏宗寿指指桌边的凳子。  谭二傻子忐忐地走了两步,停下,扭过头怯怯地看着伙计,看伙计没反对,慢慢地移过去,半个屁股蹭在板凳上。  “堂倌,给他弄碗拉条子!过油肉的,多弄些!”魏宗寿指着谭二傻子对堂倌说。  “给谁弄碗拉条子?”肖先生进门边跺着脚上的雪边问道。  魏宗寿抬头望望肖先生,下颌对着谭二傻子扬了扬。  肖先生搓着手脸走过来。“哦,是他呀。”  “他们呢?”魏宗寿问道。  “后面呢,立马就到。”肖先生指着谭二傻子。“这就是城门洞里----那个--那个---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呵---呵呵--呵!”  魏宗寿斜了一下嘴角。“就这样子----福啥呢,你认得他?”  “呵呵,说不上呢。”肖先生望望魏宗寿重重地点一下头,又看看二傻子。“你甭看他现在这样,还真说不上呢,这娃有福呢,你看---你看---这娃天庭饱满,灵性着呢,他可是这次没让你赔钱的主。”肖先生半真半假的说着。  那天,他们喝酒喝到很晚才散。不知怎么,魏宗寿心里不时就想起二傻子。当他们跌跌撞撞走出东兴阁的时候,二傻子早已不知去向。魏宗寿问堂倌,堂倌也不知道。魏宗寿心里就有了一种失落的感觉,好像丢了一样什么东西。肖先生说的“他可是这次没有让你赔钱的主”的话始终梗在他的心里。“兴许这就是缘分呢!”魏宗寿嘟哝了一句,闷闷地跟在肖先生的身后回家去了。  那天,魏宗寿告诉肖先生说,他想把谭二傻子带回家。肖先生看了魏宗寿半晌,突然笑了。“你看,我说么,这娃有福呢!你看这不就来了吗?”停了停,肖先生又认真地看了看魏宗寿。“哎,你真这么想?”  魏宗寿点点头。“不知道咋的?我就觉得我和这娃有缘!”  “也好呢,这娃也大了,可以当个人使唤呢。”  “使唤不使唤的我倒是没想。”  “不管咋着,养着没错!”  过后一连好几日,魏宗寿都没有再见到谭二傻子。他告诉家里人,谁在街上看到谭二傻子了就领回来。魏啸才听到他大这样说,撇撇嘴,没言语,走开了。  魏宗寿嘴张了张,想喊魏啸才回来,商量商量刚才的事,却终于没有喊出口。他低下头长长地叹出口气。其实魏宗寿早就想和儿子好好说说,他知道魏啸才心里憋着一口气。有几次,魏宗寿都张嘴喊住儿子了,可当他看到儿子虎着的脸,又把话咽了回去。他觉得他对魏啸才是软不得,他放不下他作为父亲的架子;又硬不起来,魏啸才毕竟为他这个做父亲的尽了做儿子的本分。“狗日的!”他在心里恶狠狠地骂道,说不清是在骂自己还是在骂儿子,话却终究没有说出来。  魏宗寿再见到谭二傻子是在又一场大雪之后。那天晚饭前,冬梅气喘吁吁地跑进来,拉着他的手就往外拖。“大---大---你走--你走嗄!”冬梅拖着他走了两步,放开他独自跑出去,一会儿,拽着二傻子走进院子。“大---大---我把他领上来了。”  魏宗寿站在屋门口,看到冬梅拽着一个半大小子走过来。那小子屁股向后挫着,半推半就地被冬梅拽到魏宗寿面前。魏宗寿看清是谭二傻子,弯下腰,一手抚着谭二傻子的肩膀。“这两天到哪里去了?咋看不见你了?”  谭二傻子袖着手,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怕,身子轻轻地抖着,怯怯地看了魏宗寿一眼,使劲地摇摇头。  “我大问你话呢,你说话嗄!”冬梅忍不住催道。  “你慌失个啥呢吗?一个丫头家家的!”魏宗寿斜了冬梅一眼。“去给你妈说,让她弄些个热水,让这娃好好洗个澡。再给你嫂子说,让她把你哥的衣裳找两件。”  “噢!”冬梅答应着咚咚地跑开。“妈---妈---我大让你弄些个热水呢!”  魏陆氏从伙房里探出头望了望,也踮着小脚走过来,看看谭二傻子,又躬下腰。“娃,你叫啥?”  二傻子声音嗫嗫地。“二---二傻子---噢--不是!叫---叫谭----二柱子。”  一家人又忙活了半天,等到魏陆氏把二柱子领到饭桌前时,二柱子已经是一个清清爽爽,眉清目秀的半大小子了。  二柱子忐忐地,怯怯地吃了饭,站起来,退了两步,又上来把自己的饭碗收了,退到屋门口,慢慢地圪蹴在门边。  那天晚上,魏啸才回来,在被窝里,汪秀英说了他大收留二柱子的事。魏啸才哼了一声,转过身径自睡去。  二柱子在魏家安顿下来了。  到魏家后,二柱子包揽了放羊喂马饮驴等等原本由魏啸才承担的一应杂活。从他到魏家的第二天开始就是这样。每天天刚麻麻亮的时候,他就从炕上爬起来,揉揉眼睛,麻利地穿上衣裤蹬上鞋子,去给牲口添头遍草。然后到井台边扳着辘轳绞水,倒在井台边的木水槽里。木水槽是一根完整的大木头墩子凿成的,足有丈把长。二柱子绞动辘轳的动作和他的年龄有点不相称。瘦小单薄的身子,倒像是被辘轳拽着摇晃着。他抿着嘴,腮边的肌肉微微鼓起,黑亮的眼里隐现出一丝坚韧。绞几下停下来歇息一下,喘口气。等他在木水槽里注满了水,站在水槽边稍事歇息后,弯下腰,掬起一捧水槽里清凉冷冽的井水撩在脸上,手随着撩起的井水在脸上快速地搓抹几下,又掬起一捧水。如是几下,脸上就泛起一层潮红。直起腰,长长地舒一口气,甩甩手上的水渍,走进牲口棚圈,放出牲口饮水。等到他捉起扫把清扫院子的时候,魏陆氏和汪秀英才走出房门。这婆媳俩总像是约好了一般,几乎是同时从两个房门里迈出来,在院子里弹弹衣服,抬手抿一抿头发,然后相跟着走进厨房。过不多久,随着厨房里“呱嗒呱嗒”的风箱声,屋顶的烟囱里便会有一股股浓淡相间的炊烟冉冉升起。二柱子清扫完院子,干完了一应杂活,就两手搂着膝盖倚坐在院子中间的矮墙下,眯起眼,望着远处的双疙瘩山。双疙瘩山秀美挺括覆着厚厚的积雪,更远处是墨绿的森林。清幽的天空散着几朵白云,天地间一片静逸,没有一丝喧嚣。这时候,坐在太阳下的二柱子是快乐的。他沐浴在暖暖的阳光下,脸上洋溢着淡淡地笑意,间或,他会把手往衣袖里捅一捅,使劲吸一下快要流到嘴边的鼻涕,涌现出一种满足和惬意。  二柱子脸上表现的更多的是一种沉静,一种与他的年龄不相仿的波澜不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悲喜。他对外间的响动也表现出一种异常的冷漠,只有从他的眼睛里才可以察觉到他对于这些响动的反应。他的眼球会有一刹那的颤动,会有一瞬而过的疑惧。然后,他才会缓缓地扭过头去搜寻发出响动的地方,探寻发出响动的原因。他很少说话,只有当魏家的人问到他时他才简单的回答几句。话语简单到只有是与不是,有与没有。每到吃饭的时候,二柱子也是惴惴地半边屁股蹭在板凳上,脸埋在碗里,吃得又快又悄无声息,生怕弄出一丝声响。每次伸出筷子夹菜的时候都要从碗边上挤出目光偷窥一眼所有的人,然后伸出筷子,怯怯地用筷子尖夹一点菜,快快地放进嘴里。  二柱子次起来喂牲口,鸡才叫二遍。他这么早起来,原本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他住在以前刘师傅住过的小屋子里。小土炕用羊板粪牛粪烧煨得暖烘烘的。突然睡在绵软舒适暖烘烘的棉被里让他觉得浑身刺痒,在炕上辗转反侧的一晚上都没有安睡。后来,他迷迷糊糊地做了个五彩斑斓色彩绚丽的梦。他闻到一股淡淡地烤羊肉的味道,四周还有鸟叫鸡啼。他一边抹去挂在嘴角的涎水,一边抽着鼻子使劲地嗅。这样嗅着他就醒了。他揉着惺忪的眼睛,坐起来茫然四顾。屋子里一片漆黑,有一股淡淡的烧煨牛粪羊板粪的气味。这时候,他听到了鸡叫。他呆愣了片刻,穿好衣服,摸索着走出屋子。深冬寒冷的空气让他禁不住地打一激灵。他使劲裹一下身上的衣服,循着牲口棚圈散发的腥臊味,慢慢地走过去,冲着牲口棚圈门口的雪堆撒了一泡尿水。棚圈里的牲口听到动静,都焦躁地动起来。二柱子趴在棚圈门口看了一会儿,走进草房里,抱出饲草添在草料槽里。等到魏啸才揉着眼睛迈出房门的时候,二柱子已经快把井台边的木水槽注满水了。  魏啸才到牲口棚圈里转了一圈,又望了一会儿二柱子绞水的样子,嬉笑一声,返身回屋。  魏宗寿倒是一直担心二柱子绞水时能不能吃得住劲。他抚着二柱子的头,拍拍二柱子的肩膀。“娃,干活时小心着些!”二柱子抬头望望魏宗寿,脚尖蹭着地,使劲点一下头。后来,魏宗寿看二柱子活干的熟练了,也就不在意了。    二柱子七岁的那年夏天,家里遭了土匪。  那是草沟里的一个独庄子。整个草沟也就四五户人家,散散地撒在草沟的几个沟洼里。草沟不大,夹在两山之间,每到夏天,整个草沟,都湮没在蒿草之中。没膝深的蒿草,不知名的野花,还有大丛大丛的马莲花,草沟也就因此得名了。  那天,他大刚从地里回来吃过晚饭,蹲在屋门口抽烟,烟还没有点着,院子里就闯进一伙土匪。所谓的土匪也不过就是十来个没有根基的凑在一起的贼。官兵来了,他们没影了,官兵走了他们又出来祸害百姓。其实,那天他们并没有想要杀人,只是当他们赶着圈里的羊,牵着那头草驴走出来的时候,一个高个子,拿着叉子枪的土匪突然进到屋子里想要找几件衣服,就碰到二柱子他妈了。二柱子他妈说不上漂亮,许是这伙土匪在山里待的久了,所以,看到女人就忍不住想逗弄一番。结果,祸事就来了。  二柱子他大本不想拦挡土匪们抢东西,他也拦挡不住。只是当那个高个子土匪进屋去,他听到屋里的女人一声惊叫的同时听到儿子闷闷地哼了一声,他才站起来冲进屋去。二柱子瘫软地躺在地上。女人被高个子压在身下,边叫边无力地挣扎着。他大冲上炕去,一把掀开高个子,把女人挡在身后。  高个子恼了,站在炕沿边闷声道:“过去!”  “老哥—老哥!”他大一边拦挡着高个子,一边哀求道:“你把啥都拿上去,放了我们就行。”  高个子一把抓起炕边上的叉子枪,上到炕上想用叉子枪拨开二柱子他大。二柱子他大就势抓住叉子枪,嘴里在求饶,手却不放松。高个子更恼了,伸手揪住了男人的脖领子。二柱子他大挣扎着想要摆脱高个子揪着自己脖领子的手,冷不防,一抬腿,膝盖撞在高个子裆里。高个子闷哼一声,蹲下身去。二柱子他大一手拉着婆姨,跳下炕,一手去拉躺在地上的儿子。身子还没直起来,叉子枪已经捅入他的后背。高个子勾偻着腰,一把揪住女人的头发,拽到院子里。“兄弟们,都来!日死这个婆姨!”十几个土匪嗥叫着一拥而上。初始,还能听到女人的干嚎,到十几个土匪都心满意足地从她身上爬起来的时候,女人已只剩下倒气的份了。随后的一把大火烧了整个庄子。大火烧了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午后才熄。  二柱子是被浓烟呛醒的,他爬出屋子的时候,庄子已经是一片火海。 共 542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勃起功能障碍的相关知识讲解(一)
黑龙江的治疗男科研究院
云南的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沈阳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白内障医院哪家好 沈阳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鞍山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鞍山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鞍山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鞍山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鞍山肝炎医院哪家好 抚顺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眼底医院哪家好 本溪中医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丹东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丹东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锦州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康复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阜新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阜新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阜新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阜新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通辽肿瘤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鄂尔多斯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鄂尔多斯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太原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太原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太原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太原理疗科医院哪家好 太原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阳泉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阳泉检验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长治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长治全科医院哪家好 长治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长治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忻州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安康器官移植医院哪家好 贺州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贺州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贺州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河池中医科医院哪家好 毕节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毕节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毕节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毕节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毕节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黔东儿科医院哪家好 黔东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黔东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黔南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黔南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拉萨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拉萨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那曲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海西有哪些器官移植医院 广东有哪些三甲医院 琼中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琼中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赣州有哪些三级医院 琼中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三沙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三沙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三沙其他外科医院哪家好 三沙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玉林有哪些二级医院 西宁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西宁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昭通有哪些三乙医院 海东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海东IMCC医院哪家好 海东检验科医院哪家好 海东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海东室缺医院哪家好 海北医疗美容医院哪家好 海北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海北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黔西有哪些二级医院 海北传染科医院哪家好 海北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海南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果洛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